Friday, December 11, 2009

探访 -〈喜乐之家〉儿童院

11月21日下午,我们一群上〈门徒二〉课程的师生从教会出发,到蒲种的喜乐之家儿童院去探访 (我带了我家老大一起去)。邓牧师夫妇在这里收留了许多破碎家庭并遭人遗弃的孩童。我们带了许多食物和礼物和小朋友们分享。除此之外,也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如洗衣粉,肥皂,洗碗剂,二手的童装童鞋等。这些是事前在与喜乐之家的负责人Leslie先了解后才买去的。


小咛与逸爱两位姐妹坐在儿童当中与他们交流、互动,
很叫我感动。
她们对儿童们的爱让我想到当年耶稣进入人群中的情景。
神的爱不正是如此吗?



互动的时间由香平负责带领。

香平与志敏夫妇的两位女儿表演午蹈。

喜乐之家约有五十位孩童。白板上写着喜乐之家目前的需要。
他们要的其实不多,只希望弟兄姐妹并各界人士能捐助一些生活用品。这些生活用品是每个家庭都有的东西,在儿童院中却并非是理所当然,垂手可得的。

我们真的要感恩并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圣经无数次的提到要怜悯及帮助孤儿寡妇。

“有两件衣裳的,就分给那没有的;有食物的,也当这样行。” (路3:11)

Sunday, November 15, 2009

夏日墨尔本


前几天和妹妹两人到墨尔本(Melbourne)去办点事。这是我第三次到墨尔本。

第一次是在念大学的时候,和一位女同学两人从布里斯班(Brisbane)乘坐了三十个小时的巴士到那儿去的。当时是落叶满地的秋天,这次却是31度的夏季。

到墨尔本的第一天下午,找了在那儿念书的雪芬堂妹吃午餐,她下个月就大学毕业了!

晚餐和弟妇的姐姐家人一起吃,他们已移民到那儿二十多年了。她有四位公子,最令我羡慕的是小朋友们的小学生活,他们每天带去学校的书包里只有午餐盒和一顶帽子!我的两个儿子在马来两亚带去上课的却是重重的十公斤书本!真是天渊之别!


顺便介绍一下,诸位下次若到墨尔本去,一定要到这一家在唐人街的老字号Sawasdee泰国餐馆去,大虾鲜美,Dates Pudding真的不是盖的!
隔天在街上又看到了许多美味可口的甜点。
还有一些不知为啥的食品。


这是路过一间餐馆所见到的大螃蟹和大龙虾。
和妹妹在Food Court吃。我那简单的意大利餐花掉了澳币16.90 (马币要乘三)。不在餐馆吃也要那么贵!
其中一天到珊珊堂姐家,她嫁了给澳洲人,生了两个美丽的女儿。
我们有时租车自己开,有时乘搭火车,有时乘计乘车。这是计乘车司机的奇特坐位,是让玻璃包围着的。
我最喜欢墨尔本的古老建筑。
当然,市区内的建筑与桥梁衬托出现代化的墨尔本。
Yarra River桥上的鞋子艺术。
澳洲只有阿德雷德(Adelaide)和墨尔本还保留着电车。

Monday, October 12, 2009

13 个月的公主

女儿十三个月了,开始学刷牙。
为她刷牙的时候,她总是紧闭着小嘴,妈妈无法为她洗净牙齿。
后来聪明的妈妈想到了一个方法,
反正她喜欢咬东咬西的,
索性让她自己手握着两支小牙刷,
轮流放入口中咬,
这样不就把问题给解决了吗?



谢谢蕙儿姑姑上星期送的这一套休闲装,我们都很喜欢!


最近常常下雨,连在家中也穿上美美的长袖衣。

十三个月的大的女儿常常会做一些危险的动作,
比如自己从椅子上爬下来。
结果,上得山多终遇虎,额头跌得擦破了!




Monday, September 28, 2009

终于等到女儿满周岁了!

好个幸福快乐的小公主!

小公主的姑姑帮忙吹了好多汽球,挂在家中庭院。

琳琅满目的食物

这一次没有请朋友,所有姨婆和舅公们的家庭都到齐了。

这么漂亮精致的蛋糕是小公主的蕙儿姑姑用了许多心思作了送来的。

大家争着和birthday girl 拍照啦!

Sunday, August 23, 2009

小鸡与维生素

我们家的小母鸡又有喜了!

这一次,它选择在一棵阴凉的植物下孵蛋。


小母鸡生了六粒蛋,大慨孵了三个星期左右,
成功孵化了四只毛茸茸的黄色小鸡。


大约过了一个月,
其中两只小鸡不晓得为何双腿发软,不能行走,
眼见犹怜。


问了当医生的大伯 (虽然他不是兽医),
他说是缺乏维生素B,
我家相公急忙找了维生素B喂小鸡吃。
不到一个小时,
这两只小鸡又开始奔奔跳跳,
和它们的妈妈和其他兄姐一块儿觅食去了。
原来维生素B是那么的神奇!
我在想,
是否我也该开始吃维生素B了!

Thursday, August 13, 2009

女儿十一个月了


亲爱的女儿,

哥哥们都好疼好疼你


曾祖母更是一见你便满脸甜滋滋地
你爱把地上的大小东西捡起来往咀里送
连妈妈绑头发的塑胶带也送入口中品尝
有时也爱翻阅童书
十个月和十一个月两个月中
你好喜欢拍墙面,拍击地面,还有拍手
另一项你的擅长
摇头
摇头
再摇头
你每日无数次地把小脑袋给幌个十来次
妈妈不尽怀疑是否小哥哥们给你吃了摇头丸呐

Saturday, August 8, 2009

女儿十个月了


亲爱的女儿,

你十个月大的时候
第一次看见了猴子
那是在妈妈的家乡-麻坡

你眼睛睁得大大的
环顾四周
目不转睛地注视着
悠游走动着的猢狲们


第一次看猴子
便见着了那么多的老孙小孙
小宝贝
妈妈没吓着你吧!

Wednesday, July 29, 2009

会传染的拉肚子?


7月21日,老大连续腹泻四天,肚子绞痛难当,带他看了医生,四天缺席没上课,我想他大慨吃了不干净的食物。

老大痊愈了到老二,老二自26日拉了两天,上吐下泻,全身软绵绵的,无精打采,只好也向学校请假。

老二开始去上课后,轮到老么-小女儿,27日起泻了几天,第三天呕吐,看了医生吃了药仍没见效。
医生说希望不是Rotavirus,
我说,〝不是吧!我已为小女儿打了它的预防针,是在她第二、第四及第六个月时打的。〞
〝还好打了预防针。打了预防针不见得不会得此病症,只是症状比较轻微。〞
〝吓!打了三支那么昂贵又挨肉痛的针,我还以为可以完全预防它呢!〞

十个月大的小女儿肚泻不止,我想了想,不如上网找Rotavirus的资料看看,心中还是希望不是它。

〝Rotavirus症状通常只发生在小孩身上,狂泻不止,通常五天至十天,因人而异,有些孩童会肚子绞痛,呕吐,发微烧。但病发后自然会自己痊愈,身体也有了此病的免疫力。90%的孩童在年幼时会得一次。它是具高度传染性的。要断定是否得此病症,唯一的方法就是把粪便拿去化验。〞

小女儿刚开始腹泻时,老大还曾问我,
〝妈妈,是我传染泻肚子给弟弟妹妹吗?〞
〝不是,泻肚子是自己吃到不干净的食物,它是不会传染给其他人的。〞
看来是我错了。

Medicine.net的网站上还有许多妈妈把家中孩子的rotavirus病情公开分享给其他父母参考。看了许多妈妈们的故事,才知道没打预防针的两岁以下婴孩都肚子绞痛,病重得都到医院吊点滴去了。有一位妈妈分享〝不可吃苹果与喝牛奶〞,否则会加重病情。另有一位妈妈的孩子不幸去世了。

读完网站资料后,我想我不必把小女儿的粪便拿去化验,便已相当确定我的三个孩子得了〝会传染的拉肚子〞 -Rotavirus!

现已进入第四天,希望女儿的病尽早痊愈!

Tuesday, July 21, 2009

女儿九个月了


亲爱的女儿,

终于等到你九个多月了!妈妈最喜欢看你笑时露出的两颗小牙!长在下面的两颗小牙,真的好可爱!

那天带你给医生复诊,医生说你仍只能吃蔬菜粥,不能加鱼肉,只因你是七个月的早产儿。虽然对妈妈来说你已经九个月了,医生认为你才七个月呐!

这一个月呀,你已坐得稳、爬得快了!还会爬着笑着追小玩具车!把车子追到了后,说时迟,那时快,小玩具车已送入了你口中!你把到手的东西都要放入口中尝一尝,无论是方的圆的硬的软的可以吃的不可以吃的,统统先进入口里尝尝再说!妈妈切了一些西洋芹菜做沙拉,没想到你也可以握着芹菜吃得津津有味! 女儿呀女儿,你每天都嘀咕着,
“牙牙牙,牙牙牙牙牙!”
妈妈这才知道原来”牙牙学语”是有典故的。
妈妈听不懂婴儿语,只好瞎猜,
“你是要这辆小红车吧!”
“牙牙牙!”
“噢!不要吗?原来是要这只小黄鸭哦!”
“牙牙牙!”
通过和你牙牙对话,妈妈现在也听得懂少许的婴儿语了哦!

现在为你更换衣服好难哦!因为你只要一躺下便要翻身,妈妈怎能以一双手为你更衣呢?只好随手找了一个玩具让你躺着抓着玩,再使出迅速更衣法,快快搞定。

这一个月,你既不喜欢躺也不爱坐,老是要扶着椅子站着走着,客厅和饭厅的椅子已成了你每天练脚力的gym了!

女儿呀女儿,妈妈只愿你健康快乐的成长,长大了要和哥哥们相亲相爱。要记得哦!

Monday, July 13, 2009

眼科检查


女儿因早产两个月的缘故,常得去医院做例常检查。
眼科检查可以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
眼科病房内有三个护士,我心想,怎么一个小小病房需要那么多的护士?
答案很快便揭晓了。
原来她们是要七手八脚把婴儿压着不让她乱动以方便医生做检查。

女儿一被压着,医生便用两个看起来是钢制的网状小东西撑开她的双眼,把两个眼球扳开大大的固定在那儿。〔当然女儿不能眨眼了〕。

然后滴了几滴眼药水说是止痛药。

我的心抽了一下!止痛药?!

医生拿出一小支钢杵,约有两支牙签的长度,在我还没心里准备下,垂直的把钢杆插入右眼角内!

女儿痛得大喊大叫!〔当然她是被三个护士制服着的〕

我就只能袖手旁观吗?

我心痛得问,
〝医生,你们在做什么?〞

〝做检查呀!是这样的啦!〞
她一边把钢杆由眼角取出。

在我还没松完一口气时,医生立时又把钢杆插入同一只眼睛另一端的眼角!
嚎啕大哭声不止!
我的心在滴血。

〝医生,她会痛吗?〞我希望女儿是不适,而不是痛,因为刚才已滴了止痛药。
〝当然会痛啦!这么长的一支插进去会不痛吗?〞
〝刚才不是己滴了止痛药吗?〞
〝那个嘛……只帮助一点点而已。〞她似乎无动于衷。
〔谢谢你的坦白!〕

我很想喊,停止!停止!我受不了!不做检查了!
无耐开不了口,唯有双手紧紧地抓看床边的白布……
娘心痛呀!

护士见状对我说,
〝你看不过眼的话可以到门外坐着,检查完毕后我们再叫你进来〞

不不不!我怎能把女儿独自留在你们手上?
接下去你们会不会做更残忍的检查?

医生把钢杵取出,开始插入另一只眼睛!
吓?!还没完吗?第三次了!我差不多要昏倒了!
祷告!祷告!事不宜迟!
「神啊!请你让女儿不要感觉疼痛!请你让医生千万不要失误!」

第四次插入左眼角时,我的眼泪几乎夺眶而出了!
到底有完没完?什么时候可以做完检查呀?
听到女儿不停的喊不停的哭,我快撑不住了!

好不容易检查完毕!我紧紧地抱住女儿!
她泪汪汪地望着我,一定在想,妈妈你怎么那么残忍,将我弃之不顾?

回家后,我把检查实况有血有泪地描述给女儿的爸爸知道。

〝下一次检查是什么时候?〞他最心疼的是这一个么女。

〝某月某日,早上九点。〞

〝不可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