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5, 2009

夏日墨尔本


前几天和妹妹两人到墨尔本(Melbourne)去办点事。这是我第三次到墨尔本。

第一次是在念大学的时候,和一位女同学两人从布里斯班(Brisbane)乘坐了三十个小时的巴士到那儿去的。当时是落叶满地的秋天,这次却是31度的夏季。

到墨尔本的第一天下午,找了在那儿念书的雪芬堂妹吃午餐,她下个月就大学毕业了!

晚餐和弟妇的姐姐家人一起吃,他们已移民到那儿二十多年了。她有四位公子,最令我羡慕的是小朋友们的小学生活,他们每天带去学校的书包里只有午餐盒和一顶帽子!我的两个儿子在马来两亚带去上课的却是重重的十公斤书本!真是天渊之别!


顺便介绍一下,诸位下次若到墨尔本去,一定要到这一家在唐人街的老字号Sawasdee泰国餐馆去,大虾鲜美,Dates Pudding真的不是盖的!
隔天在街上又看到了许多美味可口的甜点。
还有一些不知为啥的食品。


这是路过一间餐馆所见到的大螃蟹和大龙虾。
和妹妹在Food Court吃。我那简单的意大利餐花掉了澳币16.90 (马币要乘三)。不在餐馆吃也要那么贵!
其中一天到珊珊堂姐家,她嫁了给澳洲人,生了两个美丽的女儿。
我们有时租车自己开,有时乘搭火车,有时乘计乘车。这是计乘车司机的奇特坐位,是让玻璃包围着的。
我最喜欢墨尔本的古老建筑。
当然,市区内的建筑与桥梁衬托出现代化的墨尔本。
Yarra River桥上的鞋子艺术。
澳洲只有阿德雷德(Adelaide)和墨尔本还保留着电车。

Friday, November 6, 2009

节俭的老大

我家老大从小就很节俭。

记得一年级时,他的一盒彩色笔在学校被人偷了,回家后哭得唏哩哗啦的。我看他哭得可怜,也不责备他,告诉他下次用完,小心收好放在书包里就好了。怎知他竟哭了两个星期,而且是大哭,无论我怎么安慰都没用。我告诉他,妈妈会买一盒新的彩色笔给他,他仍是哭。我被他哭烦了,每天问他你到底在哭什么?他每天边哭边摇头,就是不回答。我也买了一盒新的彩色笔给他。两个星期后,他终于把心里的话给说出来了。

〝妈妈,你作工赚钱那么辛苦,辛苦赚钱给我买的彩色笔,我竟然弄丢了!妈妈,我对不起你!〞说罢,扑倒在我怀里,又大哭起来。

做妈妈的我一听,心中大大地感动。心想,这孩子这么小,怎会这么替妈妈着想,心中不由一喜。

〝没有关系。彩色笔不是很贵,妈妈负担得起。不要再哭了。〞

〝可是妈妈,我弄丢的不是一支笔,而是一盒!里面共有十二支!十二支加起来一定很贵!妈妈,我真的是很对不起你!〞说毕,哗的一声,又哭得唏哩哗啦的。


************** ***************

今年,他已经是五年级的学生了。

昨天他拿了一把尺给我看。

〝妈妈,我的尺断了。〞


我看到的是一把历经沧桑,服务多年,经年累月长期奋斗于学校考场,经己奄奄一息,陈旧不堪的〝老尺〞。
〝妈妈明天买一把新尺给你。〞

〝不用了,我可以黏回去〞

〝不用黏了,尺断了就算了,反正都用了这么久了。〞

〝妈妈,不用浪费钱,你来看我怎么黏。〞

结果他用了玻璃纸
就这样把尺〝黏〞好了……..

这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