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4, 2012

电脑三字经

我们家自N年起,家中男主人便定下家规:所有闲杂人等,尤其是印佣,不许进入主人卧房。(报章上印佣偷窃事件频频发生是导因)

所以自N年起,主人卧房的清洁,包括主人房内的浴室,便由女主人 -- 我,自己打理。

话说我的两个儿子渐长,已到中学生的年龄。

有一天,我告诉两位少年人,“你们都长大了,要学习如何洗厕所了,爸妈房内的厕所从现在开始就由你们来洗了,反正你们俩也常常用这一个厕所。”

Mum, this is child abuse!”老二第一个吭声。

What?”我没料到有如此反应,吓了一跳!

LOL 老二马上改口 ,“开玩笑的啦!你以为我们不会洗吗?我们以前在学校做值日生,早就会洗厕所了啦!koko, 我们洗给妈咪看!”

老二这一年来,说话时老是用电脑用词,特别对以三个字凑起的英文字母情有独钟。跟他说笑的时候他不笑,仅以一个LOL 了事。该吓一跳时,以一个平淡的OMG就道尽了一切。感觉上我的孩子变得很不像人,有点像机械人,没有感觉,很没意思。

唠唠叨叨地跟他说了一堆人讲话总要有点感情之类云云。

岂料他回答,“妈咪,我们在学校都是这样说话的啦!我们这个年代跟你们很不一样了,你不这样说就跟别人很不一样啦!”

老天!阿Q地安慰自己,没遇到现在的青年人这样说话的,所以,应该只是少年人的过渡时期吧!

父母们,有什么好点子吗?

Tuesday, June 5, 2012

老二考潜水

本已决定428到广场去出一份“绵力”,让政府看看多一份人民支持的力量,却没料到老公订了往登莪岛(Pulau Tenggol)的旅程,竟在同一天。绵力只好作废。

428日当天,我们一行十多人不是浩浩荡荡到广场,而是浩浩荡荡乘船往海岛去。当天心里真的有说不出的味道。

这一趟出海的目的是让老二有机会考潜水执照。三年前他哥哥考到潜水执照,他羡慕不已,无奈他没到规定的年龄,无法参与潜水考试。这一次,他终于可以下水了。

不同的是,三年前老大的潜水教练是刁曼岛的一位洋人教练。去年,他们的老爸考获潜水教练执照。今年,老二的潜水教练与考官竟是自己的爸爸。

这一趟,老公带了自己的家庭和几位学生,有学初级潜水的,也有学高级潜水的。

话不多说,以相片纪录“考场”片断。



Tenggol Resort 是一个只有潜水员才会到的地方。一座座建在沙滩上简陋的木屋只供潜水员简单的住宿与饮食。以Resort来取名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住在这里除了潜水根本就无其他的娱乐,既无电视也无卡拉,更无沙滩网球。不谙潜水者选择到这一个度假村来度假肯定会闷死。

潜水员们的用具


老公与学生们


出海咯!


其中三位我的至爱
这是我第一次和老公和孩子们一起下海。以往老二都落单,独自被留在沙滩上挥手跟我们道再见。能在海底和家人一起分享珊瑚礁的美丽,并在海里“指指点点”各种鱼类“叫”孩子们看的感觉真好!



老二还没考笔试,不知道他能否过关。希望他考试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