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9, 2009

震惊的消息

老公的一位女性朋友
前天上吊自杀
昨日已出殡
这个突然的消息令我们震惊不己

据说她是涉及一段四角恋
一个男的
同时踏三条船
四人皆是潜水教练

可怜的她
选择牺牲自己
成全他人


问世间情何以堪

Wednesday, May 27, 2009

忆母亲 -- 于母亲节的月份

妈妈是一位自小便没了母爱的妈妈。她的妈妈是基督徒,可是却在她才两岁时便生病去世了。她爸爸是非基督徒,后来家中多了一个比白雪公主的母后更恐怖的后母,家中兄弟姐妹笼罩在恐惧中度过了青少年期。

妈妈学业成绩不错,数学心算尤其很棒,却因家贫无法升学,只念到高中毕业便停学了。嫁给爸爸生下我们后,我曾告诉她虽然她没有自己的妈妈作为榜样,可是她却是一位出色的妈妈。

2006年十月间,马六甲的医生诊断妈妈患上癌症,令我们全家上下顿时晴天霹雳。但这一位马六甲的癌症专科医生只会猛摇头。住麻坡的爸爸只好到处寻访名医,结果找到了当年医好李显龙的新加坡癌症名医江医生。

又是手术又是电疗又是化疗的,把妈妈折腾得筋疲力尽。我们看了虽感不忍,却也不知如何是好。在新加坡的冶疗其间,某天我在灵修时段深感神要救母亲,当天便立时向她传福音。她躺在床上,征求爸爸的同意。〔后来她告诉我说她希望有朝一日归天家时可以见到她的亲生母亲。〕向来对基督教相当抗拒的爸爸竟毫不犹豫的让她自已做决定。妈妈就这样信主了!


信主没几天,病情恶化,紧急得三更半夜入院开刀,我们全家都在医院守着。爸爸向院方征求单人病房让妈妈好好休息,恰好单人房爆满,神安排妈妈住在双人病房,为的是让她遇见隔壁床的主内姐妹。这一位新加坡老姐妹的女儿与我同龄,两母女爱主甚深,刚好又是新加坡卫理公会会友。她们获知妈妈刚信主,又刚动手术,马上为我安排她们的牧师前来探访。王牧师是个资深牧师,与爸妈亲切问安交谈后 ,让妈妈在家人的见证下,带领妈妈做了一个悔改信主的祷告。真的感谢神的恩典!

妈妈在新加坡住院数次,几乎每次都被安排在与基督徒隔邻的双人床位。神让几位姐妹为妈妈做见证,也鼓励妈妈。其中一位年轻姐妹身上十多处有癌细胞,却过来为妈妈祷告,让我们实为感动,也深深感受神爱的长阔高深。

妈妈出院的那个礼拜,我和妹妹到附近的教会参加主日崇拜,恰巧那天的主题与癌症相关,可惜妈妈仍是虚弱,无法到教会去。后来,妈妈听信了她气功朋友的介绍,放弃新加坡的冶疗,到吉隆坡来走访气功名师,要以气功冶病。我们好不容易才劝她在马大医院续继跟进癌科医生。


到了后期,住进马大医院,唐燕玲传道与几位会友一个星期内每天早上到访妈妈,为她唱诗祷告,也为她讲解耶稣的救恩。妈妈一个星期后告诉唐传道她终于决定洗礼。唐传道马上致电方既志牧师。方牧师刚好正从关丹返回吉隆坡,奔波回家之际还带着师母和黄佩琳传道,赶到医院为妈妈洗礼。这一天刚好是妈妈信主一周年记念!

洗礼几天后,妈妈告诉我她梦见一位逝世不久的教会老弟兄〔奇怪的是妈不认识他,也没见过他,老弟兄是我熟悉的朋友〕。在梦里,这位老弟兄手上拿着一个墓碑望着妈妈,墓碑上有一耶稣肖像。在医院住了两个星期,癌细胞也已转移至身上多处,打了吗啡三天后母亲便己回天家,再也不必忍受癌症的折磨了。

家乡麻坡的一位黄循波牧师与其教会会友,虽然对我们家庭不熟悉,却因神的爱,差其教会致事与会友从麻坡开车把灵柩驾到马大医院来,帮助我们把妈妈带回家乡。其后丧事礼拜期间,我们得着许多黄牧师与其会友们的帮助,让我们对素不相识的弟兄姐妹们感激不已。


虽然爸爸还未信主,但这些帮助却让爸爸对基督教与基督徒有了改观。

愿神续继以他的爱感动爸爸,让他能在有生之年得着救恩!

Sunday, May 3, 2009

小女七个月了


- 开始在自己的婴儿车里踏步走动。这是她每天最爱的运动。
第一天自己开车时就只会开倒车,
第二天变成螃蟹,只会横行八道。
第三天终于成功考取开车执照,前行后退,来去自如。


- 老爱说不不不不不!一边说一边喷口水。


- 吃很多水果泥,包括木瓜,香蕉,苹果等。
还能吮吸六分之一片的橙(汁)。


- 从伏着的姿勢,两手撑起身子,一双圆圆滚滚的小腿试着撑起身子,摇摇晃晃,又不时跌下,双脚变成跪着的姿態。从远处一望,真像一座可爱版的人首狮身像。


- 重8.1公斤,身高65公分。


- 爱蹬腿。也爱在仰卧时把脚趾伸进嘴里,吮吸得津津有味。


- 会对自己镜子里的影像笑,似乎很有兴趣和 "她" 做朋友。


- 第一次坐婴儿便盆如厕。
她显然不知为何妈妈把她放在一张有洞的新椅子上。
任凭妈妈使劲拉长音 "嗯嗯......" 了好多次,
她仍傻傻地与妈妈对望着,按兵不动。
最后妈妈宣告baby如厕计划失败,
两个月后不屈不挠,将再尝试。
- 手上无论握着什么都爱放进嘴里尝尝它的味道。
有一次把随手可及的小盆栽握着,
里面的泥沙统统往嘴里倒入,
好像建筑工地里的泥沙渗杂机。
还好她的祖母在远处望见,飞奔而至,及时阻止,
把嘴里、口唇上下的泥沙清理干净,
才不致酿成大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