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30, 2011

悠游柏斯 (一)

12/3/2011
Hillarys Boat Harbour 是个好地方,我们第一次到这里,就被那一片蔚蓝与悠闲给吸引着了。这是柏斯以北的一个小住宅区,没有太多游客,也没见到亚裔脸孔。

孩子们到沙滩上玩乐,老爸到船坞看父子三人钓河豚。

这里有浅水的地方,适合一家大小带小孩玩水。

也有深水处,让大孩子开船飞驰。

我们早到了,四处闲逛,等我们的朋友彼得。

终于等到彼得把他的小游艇开来载我们出海。

他上星期知道我们要来,已把抓龙虾的五个笼子放入不同的海域中,两天前已取上三个笼子,抓了好多龙虾。这一天,他载上我们,以他小游艇上的导航系统找另两个笼子。找到了地点,老公和他两人出尽九牛二虎之力把笼子拉了上来,一看,竟然没有收获。他赶忙打电话给家中的太太,吩咐她把前两天抓到的龙虾从冰箱中拿出来解冻。



海是那么的蓝,那么的诱人,彼得一纵身,跳了下海。接着,七十二岁的老爸和我家老大也一一地跃如海中畅泳。


游了多时,中午天气开始转热,我们打道回府,到彼得家。彼得与太太教老大老二煮龙虾。老爸说来了澳洲多次,从没有这种出海抓龙虾又回家煮龙虾的体验。大家都很尽兴。

吃过主人家为我们准备的美味龙虾意大利面料理,我们两家人分两辆车南下,到曼杜拉(Mandurah)去。


曼杜拉离柏斯约两个小时路程。这一个周末刚好举行一年一度的蓝蟹盛会Blue Manna Crab Festival。既然有蓝蟹吃,身为华族的我们怎可放过这一个机会呢?
与彼得夫妇还有他们的四位千金,享用了新鲜的螃蟹,龙虾,鲜蚝等等的海鲜大餐。夜晚的星空,还燃放灿烂的烟花!

Monday, March 21, 2011

一个需要被关怀的家庭

电脑坏了几个星期,修好后,中文支援系统又坏了。

待一切弄好了,2011年已经过了两个月了。


2010126日,星洲日报副刊刋登了一个图文並茂的新闻。

图片中有一位患有老人痴呆症的老先生躺在床上。

新闻报道:唯一照顾老先生的老太太被掠夺匪抢劫,受伤,进了医院。

而他们患有精神病的儿子则在精神病院。


读了新闻,心中很不是味道。

打电话去报馆,找到记者,

记者说不便给我老人家的联络,除非星洲基金会经理点头允许。

打电话找到了基金会经理,他仔细的问明来意,知道我只是想探望这家人,

不是要上老人家的门去骗基金会的钱,便也放下戒心,把地址给了我。


一月份的某一天,我和碧妃一块儿到何清园的政府组屋去,找到了他们的住处。敲了门,没人在家。

一个星期后的星期天,早上到教会崇拜后,下午我带着两个儿子再度到访,结果是老太太来应门。

进入屋中,才知道什么是家徒四壁。

简陋的房子里,算是客厅也是饭厅的小空间内,只有一张餐桌,三张椅子,还有一个门开着的空冰箱;睡房门是开着的,里面也只有两张床。客厅地上有个神台。全家就只有这些。没有简单的沙发,书橱等等一些普通家庭都有的家具。

76岁的何秋清戴着黑眼镜,一星期前住院动白内障手术,所以我们来时她不在。与她同年龄的丈夫仍在中央医院。她说,患精神病的儿子被一位从士毛月来的牧师給带去照顾了。(哇!是哪个牧师这么有爱心!)当天下午她的邻居还要开车带她到士毛月去看儿子。看到我带去给她的一包男装旧衣,她很高兴地说,儿子有衣服穿了。

邻居们都对她很照顾,常常拿饭給她吃。

她一直说电视台NTV7帮了她很多,还一直来探望她。

与她谈了半小时左右,我们离开这一个简陋的家。


我心中在想,要是有一间附近的教会能来帮忙与关心就更好了。

神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

就在我快要开车的那一刻,竟然有一辆教会的福音车经过我的面前,还停了下来。车门上印着“吉隆玻卫理公会福建堂”。

我大喜过望,把两个孩子留在车上,忙下车向福音车走去。

有一位姐妹正带着另一位住在这里的老人家上车。

我告诉她何秋清的家庭状况。她马上说下星期就去探望她。她们的教会就在拐角处,走路也走得到的地方。

感谢上帝!这么怜悯,这么恩待何秋清的家庭。

愿神让吉隆玻卫理公会福建堂的弟兄姐妹能继续跟进关怀她,帮助她,无论是家庭经济上,心灵上,都希望神的恩典临到这一个家庭。A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