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4, 2014

小学教育,中文或英文?


对教育,我这一个妈妈,该采取什么立场?我不想随波逐流,也不想标新立异,只希望在自己经济许可之下,找到对我三个不同个性的孩子,找到适合他们的教育方式。

老大曾经是徒雷斯症的孩子,做事情常是急躁,不经思考,吃一顿饭往往只2分种,所以又名急惊风。老二,则是慢半拍,拖拖拉拉,吃一顿饭要一个小时,又名慢郎中。两个儿子在华小念了4 – 5年过后,我把他们送入了少数父母选择的 Home School 教育方式。私立中学学费昂贵,因而报读我家附近某 Home  School,当初学费只比幼儿园多一点点。现在已第四年了,虽然学费已起价,但我从没有后悔。以前已经写过,这里就不再重复。

最小的女儿,因着我们申请澳洲永久居民,让我给带到澳洲上幼儿园。明年她上一年级,是该回马进入华小或是继续在澳洲上一年级,我做什么选择,就关乎她的一生了。

约两年前,在马来西亚报读了附近的华小。当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批准到澳洲做“移民监”,所以就先向华小报了名。 世事 多变。因着澳洲政府突然批准我们的证件,我相当的措手不及,提着行李就往南飞了。

2014年七月中旬,马来西亚教育部公布了2015年华小入学的名单,我上网一查,小女儿的名字竟在里面,突然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蒲种区华人多,华小只有四间,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每一年都有许多孩子名字没“上榜”而失望的家长。我家千金,好不容易被华小录取了,我该放弃吗?如果为了孩子上华小,我就得带她回马,放弃申请永久居民,白白做了两百多个日子的移民监。如不回马,那她就得接受英文教育,以后就不会中文了。我该放弃左手的华小或是右手的永久居民申请呢?真是左右为难呀!

数月前我加入一个名为“2014 KSSR一年级资料分享库”的面子书页。几乎每一天都有家长问一年级的作业怎么做,当中有华文,科学,马来文等等。妈妈们都在为孩子问功课。为何一年级的作业那么难,连家长也不会做?

那我女儿已一年没上马来西亚的幼儿园,马来文和华文都已忘得七七八八了,明年若上华小,她跟得上吗?马来西亚的教育制度和澳洲的教育制度相差甚远。她已经习惯在澳洲开开心心地在玩乐中学习,回到马来西亚进入华小该怎么办?

以前我选择让她到珀斯的这一所小学附属的幼儿园,是因为在网上看到小学课程里有中文。现已在珀斯住了半年,也知道这所小学果真是不错的小学,但一个星期只有半个小时的中文课,对我来说,稍嫌少了些。正在为难该不该回马之时,不妨也找一找这里的小学,看看是否有多一点中文课的小学。

花了一些时间做了点研究,发现有几所学校都有星期六额外的中文课。再深入研究,原来珀斯有一所小学自2013年起,就开始用双语教学,而且它还是十大好学校之一。这所学校每个星期竟然有20个小时的中文课!连幼儿园 也有每周7个小时的中文。这不正是我要的吗?事不宜迟,第二天马上开车到该小学去询问。原来它也像其他学校一样,只收住在学校附近规定范围内的学生。学费呢?国立小学,学费全免。

回家后,下定决心,学孟母三迁。反正是租房,只要找到靠近 学校的出租单位,今年年尾搬家不就得了。

我以为事情圆满解决,怎知。。。

Friday, June 27, 2014

我见到的幼儿教育,在澳洲 (二)


孩子们每个星期都有一天的新闻报道日( News Day)。比如,第一个星期的题目为“我最喜欢的一本书”,第二个星期为“我最爱的玩具”等等。我家小女儿的新闻报道是每周的星期三。每个星期二,我都会提前为她准备要“发表”的“新闻”做点功夫,比如先教她某个生字的拼音。在新闻报告日当天,报告新闻的孩子只须写下一句简单的句子,比如  I like to play toy cars  My favourite book is The Three Little Pigs 。他们也要画出和该句子有关的一幅简单图画。当然,这些都难不倒富有创意的孩子们。接下去,他们要站出来“报道”他们当天的“一句新闻”。全班的“小听众”有很多都会举手发问问题,比如“那是谁送你的礼物?”,“什么颜色的?”,“什么形状的?”等等。新闻报告员必须回答最少三个问题。

我最近才知道,当孩子们被问起最喜欢一个星期中的哪一天?一般上他们都会回答是新闻报告日,包括我的小女儿,我是私下问她的。(在马来西亚,站出来发表的学生往往有某种的“压力”,更别说是最喜欢的一天。我有说错吗?)

这里的教学方式很多都是在激发孩子们自己的创意思考。

每位学生都有轮流当特别助理(Special Helper)的一天,那是他们最为期待的(类似马来西亚的班长)。老师的特别助理可以站在课室前告诉其他学生当天是几月几日,星期几,晴天或雨天等等。我不禁问自己,为什么马来西亚学生普遍上都很怕上台(除了常常演讲的那几位),这里他们都不怕,而且都很期待?是从小锻练出来的吧!为什么以前我在澳洲上大学的时候,教授问问题时举手的永远都是澳洲人,亚裔学生总是不敢“轻举妄动”?

另外有一个叫 Mystery Bag 的猜谜包包游戏,也是孩子们的最爱。可以带“谜包”回家的孩子,他的神情总是兴高彩烈的。那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袋子,只要有拉链即可。那是一个孩子把包包带回家,装了一个玩具,或是任何东西,拉链拉上,第二天带来学校,只能告诉老师包包里面装的是什么,同学们都要猜里面是什么东西的游戏。每位孩子都主动的举手问 What is the colour? Is it round? Is it rectangle? Is it soft?  What is it used for? 等等,就是不能问里面是什么。又是激发思考的一个游戏。孩子们在玩乐中学习了很多新的词汇。

年中或年终考试?当然是没有的。但是,为了让家长知道孩子的进度, 有一种很简单的测验。测验成绩偏差的孩子,老师微笑对家长说,没有关系的,孩子还小,很正常的。(不会叫你去补习,因为明年要上一年级了,要打好基础。)

谈申请假期。如果你要把孩子从正常的教课日带出来,向学校申请假期,特别是要去旅游几天的话,你道老师们怎么说?我申请了一次。老师说,“哦!你的小孩好幸运哦!旅游是增广视野的学习方式!应该的应该的!”我问过上篇文章第一段提到的那两位妈妈,她们小孩的老师也是这么说的。

我不是在比较哪里的教育方式对或不对的问题。我相信各有千秋。同龄的马来西亚孩子和澳洲孩子比较,马来西亚孩子的词汇肯定要比澳洲孩子多得多。一个马来西亚12岁孩子懂得的单字要比一个12岁的澳洲孩子多,这是肯定的。

马来西亚孩子上台说的,绝大部分是父母和老师教出来的成果。澳洲孩子上台所说的,是他们自己思考后的成果。大部分的澳洲孩子不论自己的意见对否,都有自信上台发表意见。大部分的马来西亚孩子都没有自信上台发表意见,因为怕自己说错了。

学习应当是快乐的。很多父母都希望孩子能快乐地学习。但,有多少学生是快乐的学习呢?我们有给他们快乐的学习方式和环境吗?

Thursday, June 26, 2014

我见到的幼儿教育,在澳洲 (一)


我想, 现在既然与小女儿暂居澳洲珀斯,人生没有多少个这样的机会,不妨记录一些小女儿在国立学校的教育,也藉此探讨马来西亚的教育与澳洲的不同之处。

我问过在珀斯一位孩子念私立小学的妈妈,也问过另一位住墨尔本的妈妈,原来大家的教育制度都大同小异。

先谈报名。这里的制度和马来西亚一样。只要你住在学校规定录取学生的范围内,一般上要报名是不困难的。当然,你得出示有地址的文件证据如水电费单,租约等。不同的是,学校要知道你的身份,是居民,永久居民,或是其他入境签证的外国居民,因为学费是不一样的。居民,永久居民和某些入境签证是免学费的,只要买一些文具和学校制服即可。

谈到文具和制服。今年二月,我为了过完华人新年才到澳洲,女儿迟了三个星期才来上课。学校规定家长买的文具我都找不着了,跑了几家文具店,都卖完了。我只好照实告诉老师。怎知老师睁大眼睛微笑的说,“没关系啊!我们学校都买了多余的文具,你需要什么尽管说,我明天拿给你。”哎呀!早知道就不用开车到那么多地方去找啦!我还怕校方的责怪呢!以马来西亚的思维,本以为校方会说,怎么你不提早来澳洲上课呢?

除此之外,老师还以“很婉转”的方式告诉我,如果我经济方面有困难的话,尽管告诉学校,他们可以免收所有费用。(真的吗?)这不就是国立学校应有的制度吗?我们纳税人交的税收,是让孩子们有免费教育的不是吗?在马来西亚,我的孩子们以前都是华小的学生,每年都得还学费,忘了免学费是“正常”的,也几乎忘了国小和国中才是“国立”的免学费学校。

谈幼儿园上课。

去年,我的小女儿在马来西亚念五岁班幼儿园。那所幼儿园的老师很有爱心,我非常喜欢。但一般上,幼儿园为了不负家长“众望”,都很注重学术成绩。五岁班的孩子们每个星期都有华文英文和马来文听写,还有三语的生字练习。基本上每一所幼儿园都一样。来到澳洲,才发觉书包里没有课本有点怪怪的,放学后没有功课做也怪怪的。一个星期才学一个英文字母更是怪怪的。幼儿园的学生们书包里只有一顶帽子和一个午餐盒,连一本教科书或生字本子都没有。

无论是国立或私立学校,多数都采用 jolly phonics的英文学习制度。一个星期只学一个字母。老师在那个星期内会把某个字母发挥得淋漓尽致。无论唱歌,游戏,或做手工等等,都离不开那一个字母。我本以为一个字母用一个星期来学,那不是慢半拍吗?孩子们不闷吗?没想过一个字母竟可以有那么多想像的空间。孩子们用那么多时间来学同一个字母带来的欢乐,惊奇于他们对这一个字母所延伸的其他单字,这一些,都写在我小女儿的脸上。我不能不佩服老师们的创意。学习字母的重心在于鼓励孩子们自己以玩乐的方式思考某个字母所能延伸出的新单字。(在马来西亚,新单字是老师应该教学生的。看到不同之处吗?)孩子们的学习是乐在其中的!

小女儿每每放学回家后还要邀我和她比赛,看谁可以用那一个字母想出更多的单字。当然,不知怎的往往都是她赢了!对孩子们来说,学习字母竟是乐此不疲的事!(放学后是她主动要求更多的新单字,不是学校给的抄写生字!)

Thursday, April 10, 2014

上课,在澳洲

一开始带女儿去幼儿园,才发觉女儿的班上什么肤色的人都有。

几个星期下来,跟几位妈妈们聊天,才发觉原来白色皮肤的不一定都是澳洲人。黄种皮肤的有一位中国人,一位越南人,还有其他亚裔:三位印度男孩,一位印尼女孩。我以为是澳洲洋人的结果都弄错了。一位英国女孩,一位墨西哥女孩,一位法国男孩,一位只会说西班牙语的乌拉圭男孩。一位新几内亚女孩,一位非洲男孩。两位老师都是爱尔兰人。我还没认识完所有的家长呢!我在想,到底这个班上有多少位是真正在澳洲土生土长的孩子?

校长致辞说,这所学校最特别之处便是 它承载着60个国土的孩子们。

不少父母都参与每三个星期一次的全校周会。但大部分父母因为工作,匆匆放下孩子就走了。这个校园里有四岁的幼儿班至 小学六年纪的学生。女儿在六岁班。

每一次的周会,我都看到校长和老师在表扬十几位不同年龄的学生。怎么表扬呢?

“某某同学,上个星期帮助老师。请上来拿奖状一张。”家长拍手。

“某某同学,两个星期前帮助一位跌倒受伤的同学,请上来拿奖状一张。”家长拍手。
“某某同学,数学明显的进步了很多,你肯定下了不少功夫,请上来拿奖状一张。”家长拍手。

“某某同学, 真的放了很多心机在学中文,做得好!请上来拿奖状一张。”家长拍手。

是的,这所学校有中文课。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在这里报名,而不选“十大名校”。

往往字写错的学生,老师的评语是,你很用心写哦!再接在厉!然后再教他写。而不是执起教鞭。每一句都是鼓励的话。我们马来西亚为什么就不能改一改呢?

他们看到的是学生的努力,学生的上进,学生在帮助别人,我们马来西亚教育制度看到的只是学生的成绩。为什么我们教出来的都是一群怕输的孩子?为什么他们的孩子在校园里都是快快乐乐的?为什么我们的孩子在校园是沉重的?

刚开始我觉得他们的学习进度缓慢。马来西亚的孩子同年龄的已经“学有所成”了,这里还在学ABC。但后来想一想,我们真的有必要那么“快”吗?等到中学毕业上大学,每一个国家的孩子不都是“平起平坐”的大学生吗?但是学习的过程中,他们是享受学习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是逼牛上树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有多少位是享受学习的孩子?况且马来西亚的中学毕业生,申请到澳洲上大学的不计其数。我们的成绩难道比他们好吗?大学录取学生时只收亚裔成绩优异的学生而不收澳洲学生吗?不是啊!


所以说,为什么我们的制度就是补习补习再补习呢?是时候反省了!

Monday, February 24, 2014

该做什么生意呢?

若非大表哥一口承诺,“你尽管过来澳洲,其他的我会帮你安排!”,我是绝不会贸贸然一手提着行李,一手拖着女儿,就这样大摇大摆走入柏斯的。

“好吧大表哥!我申请商业准证被批准了!下一步,我该做什么生意呢?”

大表哥本已在柏斯开了两家寿司店,后又(一半为了我)开了一家推拿与美甲美容店,说是为了和我合股。

澳洲政府给我的商业准证条件是,我必须要有自己的生意,附加条件:
(一)  若年营业额超过二十万,我必须持有51%的股份。
(二)  若年营业额超过四十万,我必须持有30%的股份。

若达不到以上条件,别说申请永久居民,它甚至可以一脚把你踢回马来西亚。只要达到最低年营业额的二十万即可,也就是说对澳洲政府经济有利就行了。生意若失败,当然是自己扛,与它无关,是你自己要申请永久居民的。

好,要做生意了。推拿我不会,美甲与美容更与我攀不上任何关系。我这一个阿嫂,向来只会柴米油盐顾孩子,加上每天载送孩子们上下课当司机。工作吗?已经辞职很久很久了。多年没在职场混,这下该怎么达到澳洲政府给的条件?

大表哥人太好了,帮人帮到底。他请了几位亚裔美眉在美甲与美容的柜台做阵。另有一名新加坡男士负责脚底按摩。大表哥自己原本拥有澳洲大学文凭毕业于会计系。数年前因种情于中医与推拿,毅然在柏斯报名学习,现已是澳洲合格推拿师傅。(偷偷告诉你,他还曾于去年被澳洲总理点名为他推拿呢!他的推拿本领,真的是不赖噢!)

若年营业额欲超过二十万,我拿了计算机按了按,一天就必须要有六百大洋的生意!那,一天必须要有十几位顾客才行!

好,我来。既然美甲美容推拿我都外行,我就做回我的老本行,市场行销!找顾客上门!就这样说定了!

Monday, February 10, 2014

新年新生活

2014年华人新年年初六,终于到了这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国度 -- 澳洲。

曾经是孕育了我四年大学教育的国家,想不到二十多年后,竟然又重回它的怀抱。

托朋友帮忙,买了一辆二手车 -- “都要它”  (Toyota)。一到机场,便有“新车”。

住在柏斯多年的大表哥帮了我很多的忙,要为我们母女俩找一个地方暂住,还为了达到澳洲移民局给我的要求,得找一个生意给我做 (我目前持有四年的商业准证)。

在还没租到房子之前,我们暂时住在表哥租下给其他人住的一个三房小公寓。我和女儿暂住一个小房间。大房住着一对爱沙尼亚情侣(Estonian)。另一个小房则住着一个威尔斯单身汉(Welsh)。他们都是到澳洲打工的背包客。两个男的都是建筑工人,女的则是餐馆服务生。一个星期下来,我们都相处得很融洽。

自从去年12 月至今,我一直很努力的上网在找房子,却一直找不到适合的,一直到抵达柏斯,仍是没找到。澳洲移民增多,房东筛选租户也诸多挑剔。我努力不懈,硬是要找到女儿学校附近的公寓。

每天早上开车带女儿去上课后,便到学校附近找适合的公寓。看了不少公寓,都不适合。有的是公寓里没洗衣机,每天得到一楼的公共洗衣机洗衣,还得每天下楼晒衣收衣,很不方便。有的是靠近大路,车声太吵。找到地点适合的,偏偏公寓里没有家具,空空如也。想到要买床买桌椅,只用一年我们便要回马来西亚,还是很不合算。所以只好暂时和这三位异国背包客共挤一室。

万事起头难,这是真理。没有关系,总有租到房子的一天。继续祷告总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