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4, 2008

坐月子的母牛


小小公主一出院回家,自然地我就成了一头母牛。图中是小小公主的城堡,母牛则二十四个小时拴在城堡旁边,随时候命提供新鲜的母乳。母牛不分昼夜的忠心工作着,期望快快把小小公主养得健健康康、白白胖胖。


两个月后,小小公主终于长了两公斤。小小公主她老爸进来城堡查看,说,"嘿!总算像个人样了!"
看见小小公主长得眉清目秀、亭亭玉立,母牛相当满意于工作上的一点成就。母牛也在鞠躬尽瘁后开始瘦了下来。(其实母牛非常希望快快瘦身,恢复产前的身材。)
我们家不大,小小公主没有婴儿房。她的城堡座落于我的电脑室兼客房内。小小公主一休息,身兼母牛的我便得捉紧机会上网成了网中牛。
坐月子期间,母牛绝大多数的时间是拴在城堡旁随时侍候小小公主。向来一开车便到处去的母牛,现在每天被拴着,一时很不习惯。过了一个星期,终于想到Google Earth!
接下去的坐月日子,小小公主一睡着,母牛便奔驰于世界五大洲七大洋,包括万里长城,埃及金字塔,马尔代夫群岛,世界七大奇观,连富神秘感的巴尔格达也让我闯了进去,一一窥探它的军事基地,政府大楼等等。再加上又在网站上找着了一个Beethoven.com,让我可以一边喂母乳,一边听二十四小时的免费古典音乐!这是新生年代的另类坐月,我婆婆若在世肯定摇摇头晃着脑说,你们就好命咯!

Thursday, November 13, 2008

妊娠高血压症又来了!





妊娠高血压症,也称产前子痫症,或产前癫痫症;其症状为怀孕其间尿液中测试出尿蛋白,以及产妇血压偏高。(英文称为pre-eclampsia)

怀第一胎时,拜此症状所赐,我在怀胎五个月时便开始大量流失尿蛋白,胎儿无法从母体接受蛋白质,而蛋白质正是胎儿需要的重要元素之一;蛋白质是人体中形成皮肤、指甲等等举足轻重的氧分。

每个月在照超音波时,都只照到胎儿的三只手脚。开始时医生不以为意,说很可能是第四只躲在身后故没法照到。可是从第五个月至生产前一刻,我从来没见过胎儿四肢健全的,最后连医生也哑口无言,大慨不晓得该怎么安慰我吧!

为了确保胎儿平安,从怀孕第五个月开始,院方要我每隔两天到医院去检查胎儿心跳,唯恐胎死腹中;而且我还得从医院带了一大堆针筒回家放在冰箱,每天要往腹部打一针,安胎。

第一次身为人母,便有那么多"恐布"的经历,除了祷告,还是祷告。我深知医生不可能多摆放一只手脚进去肚里给胎儿,便天天祈求上帝, "主啊!若你的旨意是让我有一个残缺的孩子来考验我的爱心,那请你加添我的爱心、耐心与毅力,让我学习好好的做一个有爱心的妈妈来照顾我的孩子。但若主许可,我愿恳求主赐我有一个四肢健全的孩子。阿门。"

就这样把怀孕的过程通通交托给上帝后,心中便开始有了平安。

生产的一刻终于来到,基于安全起见,医生建议我剖腹生产。我选择了半身麻醉,为了要见证上帝的作为,为了要亲眼见到孩子的出世!

医生一刀一刀地割在我肚皮上,每一刀我都感受得到,只是完全没有痛楚。最后,孩子被医生强而有力的手从肚子里给提了出来!竟然是一个四肢健全的婴儿!感谢主!我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上帝终于听了我的祷告!

为了避免几年内再度怀孕,两个月后我接受了一个小手术置放了一个子宫环在子宫颈内。怎知,一个月后,我又怀孕了!医生大跌眼镜的说, "会怀孕的基率这么低,大慨只有一巴仙,偏偏选中你!"

就这样,我准备避孕,但上帝不许。怀第二胎,产前子痫症又再度找上了我!怀孕的过程我就不重复了。这一胎,我不必剖腹,是自然生产!我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感谢主!

十年后,也就是今年,我第三度怀孕。这一次,"老朋友"尿蛋白依旧,只是在怀孕第七个月时,血压高得几乎不受控制。在第七个月的某天晚上,医生在电话中说,"你现在马上进院,今天的血压太高了,对母子都危险,马上来,我们观察后,可能马上要为你动手术剖腹生产。" 医生一连讲了三个"马上",我顿感事情的严重性。半夜十二时正,我住进了医院。第二天早上七时正,我仍是半身麻醉剖腹生产。这一天是 2008年9月5曰。(预产期是11月5日,女儿早了足足两个月出世)

女儿很小,才1.59公斤,我只看了她一眼,她便马上被送入深切冶疗部(ICU)的氧气箱。

女儿在ICU的氧气箱内渡过了二十天。在这期间,我在家勤挤母乳,每天由我丈夫载着我到医院去看女儿。带着冰冻的母乳与火热的爱心,看着氧气箱内鼻子,咀巴,身体都插着一大堆管子的小女儿,我往往边看边祷告边流泪,把女儿的健康与成长都交托上帝。

二十天后,我们抱着1.82公斤的小小女儿回家了!感谢主!

Wednesday, November 12, 2008

怀孕了!


2008年3月,大姨妈没来,一个出其不意,怀孕了!

我已有两个儿子,老大十岁,老二九岁。正当我为自己计算排卵日的准确度骄傲了十年时,突而其来的小生命让我吃了一惊!找来一个妇产科医生问了问,她说"这个日子没算错,本不可能受孕,或许其中一个卵子躲藏了起来,现在才溜了出来吧!恭喜你!"

算是该恭喜吗?我顿时不晓得是喜是忧,原因有三:

第一、我这是老蚌生珠,高龄产妇的风险我不是不知道;

第二、以前怀孕的那两次都有妊娠高血压症,这一胎能悻免吗?

第三、若是生女儿倒好,若是生男孩,那我就有"东方三骑士"(3 musketeers)在家了!

想起多年前照顾过动儿的老大,放工回家时老大老二嘶杀成一团,种种回忆历历在目。好不容易挨过十年,现在总算两兄弟稍为听话,嘶杀情况、口唇相叽经已不复见,才想开始要过点太平盛世的生活,白日梦中也曾有过明年带两兄弟一起出国旅游,现在恐怕希望破灭,一切要重头来过了。

这一次的怀孕,说实在的,让我多少有些忧虑,小婴儿在腹中大得能照相时,一眼就看出是个男孩!医生还指着婴儿两腿中间说,"怎么样?够清楚了吧!"

好!没关系,就东方三骑士好了!但孩子的爸似乎很不甘心,一直追问医生,"照也会照错的吧!医生,有可能是女儿吧!"他老人家等我点头生女儿已等候了多年,这次既然怀孕,他几乎百份之百肯定这一胎是女儿,看见他失落的表情,我也于心不忍。

大局既已定,我想既然我是高龄产妇,为了知道孩子是否正常,我还是做一次绒毛测试好了。回家等测试结果的那二十天,我照样祷告交托上帝,孩子的爸仍天天在说,"一定照错了,等了这许久,上天一定会给我们一个女儿,准没错!"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仍然有人不信科技,信直觉!

二十天后,结果让我们全家雀跃不已!是一个正常的女婴!感谢主!孩子的爸眉开眼笑的说,"怎么样?我没说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