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3, 2010

银树彩灯美呆了


年初六晚上,
与家人一起到沙亚南与巴生交界处的I-City去看彩灯。

连十七个月大的女儿看到七彩缤纷的树
也会〝哗!哗!〞个不停!

没想到整个过程都是免费的,连停车场也免费,真好。



到目的地一看,哇!不得了!真是刘姥姥进大观园!

我站在夺目的彩树底下,被四周的绚丽环绕着,
真的很想当晚就看着看着,沉睡在树底下。
有一种 Alice in theWonderland 的感觉......

Saturday, February 20, 2010

过年咯!

除夕那一天早上老二精心制做燕菜,
也陪妈妈做了一个巧克力蛋糕。


家婆泡制一年一度的重点菜--八宝鸭,她女儿提早一日先起骨。



把八宝都塞入鸭内,再缝起来。

然后把整只鸭拿去炸
再用炭煮了一天

完成品!

最美味就是这一道年菜 -- 爱心八宝鸭!
过虎年咯!

Sunday, February 14, 2010

拒绝连考的小子


现在我家有两个拒绝连考的小子〔其实是父母让他们拒绝连考〕。

老二昨天告诉我,〝妈妈,你知道吗?其实我们比较不喜欢礼拜六礼拜天,还有新年放假一个星期,我们比较喜欢去学校!〞

我一听大惊,忙问,〝何出此言?〞

〝因为在学校我们有朋友一起做功课,下课又可以和朋友下棋;假期在家都见不到朋友了!〞

哦~!原来如此。在他们这一个年龄,朋友是最重要的,难怪他们喜欢留在学校。


上个星期老大还说,〝妈妈,放学后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早来载我?〞
原来是要和朋友们聊天。

现在老大在他的面子书〔facebook〕所 add的新朋友还多过他妈妈的所有朋友!


在以前的学校,我只要比平时的时间迟了五分钟,他还会抱怨,〝妈妈,为什么那么迟才来载我?!〞

学习不就应该是快乐的吗?

这一个新年,我为他们喜欢在新学校学习而感恩。

Friday, February 12, 2010

这一次,花钱花得真开心!

继去年11月探访〈喜乐之家〉儿童院之后,一直想要为这一群孩子们付出多一点什么。
乘华人新年即将来临之际,我们上「门徒」课程的一伙儿同学,大家同心协力,因着主耶稣的爱,各买各的,各捐各的,为了让孩子们感觉有多一点点的关爱。

到底要买什么给孩子们过新年呢?我考虑良久,华人传统上过年都会给小孩买新衣吧!但,喜乐之家的孩子们过年都有新衣吗?我想有的最多是人家捐的二手衣吧!


考虑至此,要买什么已很明显,马上邀了老公一起去买童装,老公二话不说,载了我就走,他向来就心疼没爹没娘的孩子们。

由于〈喜乐之家〉有各年龄的男孩女孩,我们用了许多时间精挑细选,买了五十六件衣和裤。


这一次,花钱花得真开心!这一些,便是孩子们的新年衣了!



男孩子的和我家孩子一样,不外是T-shirt。
女孩子的,当然是各有各精彩了!

其他上门徒课程的同班同学,有的买吃的,有的买日用品。
这一些,都在向孩子们说,上帝爱你们,我们也爱你们!
孩子们,祝你们新年快乐!

只要是华小就好吗?


〔哥儿俩的新学校制服,白衣黑裤〕

我们这一区最近流行转校热,各个好邻居好姐妹的孩子们,有的在我们之前转了,有的在我们之后转,连表哥表弟们的孩子也都纷纷去〝试读〞。

我到校长办公室刚好〝瞄〞到一张全校学生简列表,其中一栏是学生转校前就读学校的名称,一眼望去,我们这一区四间华小的名字都榜上有名。

我国的华小教育制度真的有问题,它造成老师在校教书有压力,学生因而也承受压力,家长的压力更不在其下。

我相信学校许多老师是因为不同的因素或某种压力下才体罚学生,有哪一位老师会无端端拿起藤鞭见人就打?追根究底还是华小教育制度的问题。

以前有家长告诉我,无论老师怎么不好都不可以去学校投诉,不然你家孩子会被老师们〝另眼相待〞,甚至上课时被〝搁置一旁〞;所以我参加了几年家教协会开会,当校长问有否家长要上台发表意见时,台下家长们总是鸦雀无声,你望我、我望你。当中也包括我在内。

去年家教协会开会时,我考虑许久,心想我的两个孩子可能会以后遭受某种程度的待遇,但终于忐忑地上台,对台下六十位校长与老师讲话。内容如下:

谢谢老师们用心的教导,一班要教四五十个孩子的确是不容易的事。但我针对三件事情要说几句话。

第一,华文听写:每错一个字要被打两鞭,是不是真的有这一个需要?每次十二至十五个词,都是生字,总有错的时候。
我家孩子是很认真学听写的,我在家总会先考他听写,全对后,第二天才让他上学考听写,但总有错两三题的,每次都被鞭打四鞭至六鞭。那他同班的印度和马来同胞怎么可能全答对呢?通常都被打得手心通红!
这一些非华裔学生好不容易才进入精英班,这样打法等于是泼了他们冷水,能否请老师对非华裔学生放宽尺度,这样对他们太不公道了。

第二,马来文造句,每一次三十几题,是不是太多了?三十几题可不可以分开三次来给学生们做?除了马来文造句,还有其他科目的功课要做,做完三十几题通常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怎么做其他的功课呢?

第三,华文老师叫全班学生每天做两页作业。有一次,我的孩子对我说他不会做,因为这两页老师还没教过。我一看,是〝啊〞字的汉语拼音,原来一个啊字有六个读音,如na,wa, nga等等。我叫我孩子先做其他科目,这一本先放着。他说不做不行,第二天会被老师打。

我不会啊的六种读法,我以前中学华文都考A,但是没有学过这一个。那一天我教孩子做功课做到十一点,然后让他去睡觉。第二天一早五点我先起起床,读了半个小时终于会了,五点半叫醒孩子教他怎么做〝啊〞的两页作业。孩子做完后,开始一天的生活,当天他放学回家对我说,〝妈妈,老师叫我们擦掉那两页,因为她说她还没教。〞
老师,我下班回家已经很累,还要教孩子们做功课,第二天还得五点起床读〝啊〞的汉语拼音,到头来却被擦掉两页。请老师体会当妈妈的心情,也请老师以后给作业时先看看是否教过了才让学生做。

结果,校长的回应是:老师们知道他们该给多少的功课,以及给什么功课。请家长放心!〔我心一沉,这就是交代?〕没有家长要发表意见了吗?时间也不早了,好!开会完毕!

突然很怀念我小学时的好老师们,教英语的张漪明老师、教数学的黄国灵老师、教华文的刘兴老师和梁志庆老师、还有中学教华文的苏荣和老师。这一些都是超极一级棒super好老师。偶而回乡,在马路上见到慢悠悠骑着铁马的〝老〞师,我都会不假思索的喊一声〝老师〞!

Tuesday, February 9, 2010

转校后…

话说两个孩子最近转了校。

新学校的上课时间是上午九时至下午三时,想要多做作业的孩子可以选择留校至五时。老大希望自己今年可以跳一级,要求我们让他多做作业至五时。我让老二也和哥哥一起留校,反正他做作业速度缓慢,留校正好让他完成当天的作业,不用把它带到第二天。

现在终于体会转校的好处,在这里一一列下来。

孩子们不必调闹钟,摸黑一早醒来,每天早上五点做功课;晚上也不必赶功课直至昏睡于书桌前。

放学后回到家,孩子不用赶去补习,我也不必载去载回,不必天天塞车,省了补习费,省了车油,更省了时间。

孩子们放学回家后,终于可以去踏踏脚车,到邻居家和他那一起上homeschool的朋友打打羽球,甚至坐在一起聊聊天。

孩子们现在终于有时间看Discovery Channel,也有时间和妹妹玩了。



我们开始有了亲子时间,他们开始晚上有时间阅读课外读物。

平时周日就是赶赶赶。最近某日本餐馆正好举行大促销,价格比平时便宜许多,那天周日孩子的爸爸心血来潮,我们带孩子们去吃日本自助餐。〔他们向来只有一年一度,生日的时候才有机会吃自助餐〕。而且吃的时候也不用快快吃,为了赶回家做功课。



周日甚至还有时间去游泳、到Sunway去溜冰,因为周末人潮太多了。

两个孩子去上课一整天,我终于有多一点时间照顾最小的女儿。要不然,平时载孩子补习的时间,塞车的时间,以及晚上教两个儿子做功课的时间,占据了一大半。对小女儿有太多的亏欠。

另外,因为以前功课太多而一直拖延着的Guitar Class,儿子现在终于报名了!

〔又,我最近有时间参于教会的活动,如探访医院、老人院与孤儿院了〕

不知不觉,亲子时间多了。

他们终于有了童年,生活素质〔quality life〕也提升了。

我们夫妇一致认为,花多一点点钱在儿子的教育上,换来的是他们的童年与我们的亲子时间,这真的是值得的。

Sunday, February 7, 2010

不读华小读哪儿? (四之四:转校)

话说为了老二的学习与前途,我到处打电话询问各种源流的学校,祷告又祷告,终于找到了一所较适合他缓慢格性的 Homeschool。

第二天,再次邀约校长,校长说他希望孩子的父亲也能来这一所学校先看看。
我说,他很忙,没有空过来,我们已商讨过了,希望我们家老二能转过来。
校长说,他希望见到夫妻意见一致,仍是希望孩子的父亲能来学校一趟。校长还说,可以让老二来免费试读一个星期才让孩子做决定。

真的吗?感谢校长!也感谢上帝的安排!

第三天,孩子的爸来了,与校长相谈甚欢,并参观了学校。我们也答应让老二次日马上进行试读。

回到家后,老公问我要不要考虑让老大也转校。

我笑着问他,〝你不是说孩子该在学校吃点苦头,磨练一下,才能成为人上人吗?况且老大今年六年级,不等他考完UPSR才转过去 Homeschool念中学吗?〞

老公说,〝孩子们己经熬够了,苦头也吃了不少,UPSR真的有这么重要吗?能考几个A又代表什么?不也一样进入中学吗?〞我想他这一番话也并不无道理。

我们和孩子们商量。他们都希望到Homeschool一试。

第四天,我到他们的华小,向副校长申请一个星期的假,并告诉她实情,还好她也谅解。

一个星期的期限终于到了,老大老二很喜欢Homeschool的教学,都不愿意回华小上课了。〔我最为孩子们感到高兴的是,没有了沉甸甸的书包,现在书包内只有一瓶水和一些面包与饼干〕

我只好到再次到华小找副校长。她告诉我,办退学是一条〝不归路〞,退学以后万一要再回来,就不容易了。以后若孩子在新学校不适应而要求再回原校的话,家长得写信向教育局申请,而教育局会派孩子们到哪一间华小,我们就只能听凭处置了。

我回去告诉孩子们。


他们的意思是,〝已经到了天堂,还会考虑回地狱吗?〞
既然去意已绝,好,就这么办了!〔只是他们都很舍不得学校的好朋友〕

转校事情就这样解决了。感谢主聆听了我的祷告,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安排了合适的学校!

Saturday, February 6, 2010

不读华小读哪儿? (四之三:Homeschool?)

邻居家的孩子突然转校,我过去关心一下,发现原来他们转去了 Homeschool。这个名词近年来略有所闻,就不知实际上是什么样的学校。

为了想了解更多,我到这个学校询问。
原来在我家附近,就有两间,是教会开办的私立中小学,学位不受我国政府承认。高中以后,入大学试称为I.C.C.E.。


我上网查询,ICCE相等于入美国大学的SAT考试,也等于英国的A Level,网上还有许多国家上千所大学接受ICCE文凭为入大学前的考试,包括剑桥大学,中国北大等等名校。〔某月某日的星洲日报采访了一位高中毕业生,她说反而SPM 和STPM不受许多国家承认,这一位高中毕业的STPM学生还得另外报考SAT才得以进入美国念大学。〕

我继续询问师资的问题。这一所学校有六位老师,都是大学毕业后,到新加坡总公司受训成为 Homeschool 的特别老师,其中三位原本是大学讲师,因她们自己的孩子也在这里上课,故校长鼓励她们到这里教学。

那课外活动呢?张贴在墙上的是琳琅满目的 Basket ball club, futsal club, music club, chess club, debate club 等等许许多多课外活动的壁报。

教学方面,这一种学校采用了自律自学的方式,有异于传统的填鸭式教学。每位学生得自己读书自己做功课,不会的问老师,老师以一对一的方式教学。每位老师负责十至十二位学生。学生不以年龄分班,而是以个人的努力与进度。也就是说本来念五年级的学生若在这里自已努力学习,考试过关后,可能只需读上半年的五年级就可以升上六年级。跳级在这里相当普遍。


校长说一些特别努力的优秀生,每四个月便跳一个年级,十六岁便已入大学了;比较慢的学生要八个月才念完一个年级的课程,但无论如何也比传统教育十二个月来得快。考试及格分数为八十分。除此之外,这里还要每星期背一个圣经金句 !

星期一至四是学习的日子,星期五只上半天,是课外活动日。若无法在前四天做完功课的孩子,星期五这一天必须留在课室完成自已的作业,不能随其他孩子蹦蹦跳跳的去打球。校长说,没有人喜欢眼巴巴的望着其他人穿着运动装、带着球离开课室而自已却得留下做功课,所以几乎全体学生都在四天内赶完所有的功课。〔嘿!此乃高招也!〕

我开始为我家老二打算盘,我想这一所学校比较适合写字缓慢的他,因这里的课程几乎是定身制作,按照个人的进度学习。

资料收集完毕。事不宜迟,快快与孩子们的爸爸商讨!

Friday, February 5, 2010

不读华小读哪儿? (四之二:老大)


这一回说说老大。

老大做功课的态度是相当自动自发的。他今年六年级,要准备UPSR小六检定考试。学校为了让他们考得好,全体六年级要放学后留校补习三天,加上一天课外活动,每星期上五天课后留校四天。在校补习完后回家,功课是堆积如山的。我查阅他每日的功课数量,平均五至七科,每一科有好几页要做,碰上周末还有八科的。由于他在精英班,单单数学便每天要做四五页的应用题。

他们功课的数量,真的不亚于成人工作后还得加班数小时的,有时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早上课到下午,回到家已近四点。看他疲备地拖着那个超重的书包走入家门,我真的很不想让他只休息一两个小时便做功课。但为了年尾的考试,有几科比较弱的科目如马来文等,他放学回家后一个小时,便得到外面去多上一个半小时的补习。回家后他已是〝奄奄一息〞了!

以前没有额外补习的日子,通常他回家后洗澡,吃点心,扭开电视看Discovery Channel〔他最爱看的屏道〕,到外找朋友一起踏脚车,再回家吃晚饭。饭后他喜欢和他最疼爱的妹妹玩。现在我往往得残忍地摧他,〝不要再逗妹妹玩了,快点去做功课!〞

晚上八点又再开始〝战斗〞,至晚上十点半或十一点,他己几乎〝不省人事〞了〔六年级的功课不只多,且难〕。第二天早上五点每天自己调闹钟起床,继续战斗一个小时至六点,才开始一天的生活。每日如是。

当他对我说〝妈妈我很累〞的时候,我基于无奈,常回复他〝再忍耐多八个月,九月便考试了,妈妈相信你可以做得到的,加油!〞,心里总有一丝丝的不忍与伤痛。

为了考试,孩子们付出的是相当惨重的代价,考试肯定加添了孩子们与家长的压力。老公虽说,〝孩子们应该被磨练一下,对将来才有足够的战斗力〞,我想这句话是没错,但我认为升上中学,心智体能都发育后才磨练也不迟,今年可算是最后一年的童年,和朋友一起踏踏脚车,何错之有,但现在他连最基本的要求 ―― 踏脚车――的时间也完全被剥削了。


今年开学后,老大老二天天愁眉苦脸,以前的欢笑声已不再,家中常是乌云满布。


童年已近尾声,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我继续为孩子们祷告。

Thursday, February 4, 2010

不读华小读哪儿? (四之一:老二)


我们家向来是全民支持华文教育的。
家中两个小孩不用考虑,理所当然的进入华小就读。
近年来,华小功课繁重的情况日愈严重。

四五六年级的功课,更是吃不消。

我家老二向来写字较缓慢,往往有功课做不完被老师体罚的情形。老二去年四年级,有一天放学回家后告诉我他很开心, 我也乐得问他为何那么开心,
他说,〝妈妈,今天我竟然没有被老师打!〞
我大惊,忙问〝你常常被老师打吗?为什么?〞

我知道他不是一个顽皮的孩子。
〝妈妈,我每天功课都做不完,当然每天被老师打啦!〞

一副理所当然,好像妈妈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的样子。
他的回答让我心酸不已。

他不是不做功课,但是写字速度奇慢,为了要写〝整齐的字〞。
去年,我屈指一算,竟可算出一年里他只有数日是没有被老师体罚的。
今年,老二升上五年级,功课日愈繁多,功课做不完,

怎么学听写、默写、Spelling, Ejaan 和Rencana呢?
我每日为他胆战心惊!

还有,明年是六年级-考试年,对一位速度缓慢的孩子,他该怎么度过小学最后风雨交加的两年?
去年,以他的成绩来看,两百多名同级的儿童中,他的成绩是属于第三班的。
去年一年当中,老二的成绩单上显示他从年初至年末,共进步了四十名左右,今年可以步入第二班。
我认为进步四十名不是简单的事。我鼓励他,称赞他所付出的学习与努力。
但他仍是闷闷不乐地说,〝妈妈,没有用的啦!我还不是每天被老师打!〞

老二智力不差。是否现在的教育制度不适合写字缓慢的他?
或许我该为他转校?但四处打听过后,发觉功课过于繁重已是华小的通病。
要转到哪儿呢?
国小吗?他马来文不是很好,并且也听多位家长投诉他们的孩子在国小,常常是老师去开会,学生回家后通常是没有功课做的。

完全没有功课?我想,这也未免太轻松了吧
〔现代妈妈难为,老师也很难为〕

我该到哪儿找一所学校可以有比较少的功课,让老二可以慢慢地、用心地、写好他的字,以致老师可以鼓励他,让他对学习更有兴趣呢?

唉!老二怎么办呢?
我为他的学习障碍〔动作缓慢〕与升学路程祷告,愿主保守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