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9, 2011

小盈伺

五月中旬,三个孩子同时泻肚子。老二较严重,又泻又吐,一个星期后,吃了诊所的药仍没好转,终于进院吊点滴。就因为这样,我们认识了隔壁床位的小盈伺。

盈伺一岁半,是一位唐氏儿。她在妈妈怀胎六个多月时提早出世,是个早产儿,出世不足一公斤。一出世便被诊断出她天生食道受堵,只能由导管把牛奶直接输入胃中,医生希望将来能为她动食道手术。出世至今,每一两个月便得入住医院,马大医院已成了她的另一个家。

这一次入院,是因病毒感染,咳得厉害,鼻涕也流个不停。因着食道受堵,所有的鼻涕和痰皆流到嘴中,她的家人与护士每隔十五分钟便得以导管抽出她含在口中的一大堆污秽物。每次抽痰的过程,盈伺都露出痛苦的表情,小小的手脚不停的在空中舞动,大概是导管不停的擦到喉咙而感不适,我看了极为难过。

盈伺的脊椎骨也有问题,她将于四岁才进行脊椎骨的手术。由于早产再加上唐氏儿,虽是一岁半的孩子,她至今仍未学会翻身,更甭说坐和爬了。可怜的小盈伺每天只能躺着,手上、口中、鼻子皆是导管。小盈伺的父母工作,周日她每天由姑姑和姑丈照顾。姑姑和姑丈没有孩子,无微不至的把小盈伺当自己亲生女儿般照顾,他们不停的喂奶、抹身、抽痰、喂奶、抹身、抽痰,连护士也深受感动。

星期六下午,小盈伺的妈妈来了。姑姑和姑丈终于可以回家休息两天。这一天,也是我和老二一起在医院的第二天,我刚好看完一本书,书名为“一本微小的苦难书”,我想这本书对她家人或许有一点帮助,便递给小盈伺的妈妈看。

丽云一看书名,便问我“你去哪一间教会?”

我问,“你怎知道我有去教会?”

她说,“这一种书只有基督徒会看,不是吗?”

我告诉她我的教会在八打灵,并邀请她改天出院到我的教会去,她也说她不介意到教会去看看。“我可以为盈伺祷告吗?”我接着问她。她不加思索便同意了,并且加了一句“你可以教我怎样为盈伺祷告吗?”

“当然可以。”

“不过,最理想的是你先接受耶稣,然后再为你的女儿祷告,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我其实也想认识基督教,只是我信心不足。”我告诉她可以求耶稣加添她的信心,并与她分享我几年前得医治的见证。

我祷告请耶稣亲自来触摸她的心,加添她的信心,安慰她忧伤的心灵,并让他们全家得到救恩。也为盈伺祷告,愿主怜悯这一个小女孩,让她早日康复。

隔日,盈伺被调到别的病房去了。听说她病得更严重了。

又再过了一天,;老二停止了呕吐和腹泻两天,可以出院了。我们去办了出院手续,便去找盈伺的病房,准备跟她家人道别。盈伺的家人都在床边,包括她父母,姑姑和姑丈。医生说他们没有办法医治盈伺,病毒肆虐,只得靠盈伺自己的抵抗力了。医生也暗示,盈伺以不足月的小身子抵抗病毒,就好像抵抗H1N1那样的不堪一击。也就是说,这一个小女孩可能就此离开她痛苦的人生了。盈伺的家人都异常伤心的带着面罩围在床边。这几天下来,我和小盈伺也建立了感情,听了家人传达医生的话,我不禁悲从中来,得到她家人的同意后,我到床边再度为她祷告,一边祷告,一边流泪。

回到家后的那四天,我每一天流着泪为盈伺祷告,每一天以手机的讯息问候盈伺,却每天得到的回音都是每况愈下的。盈伺抽痰的痛苦过程,在我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这一个可怜的孩子,真希望她不用忍受那么多的痛苦!我每天继续为她祷告。

第五天,终于从医院梢来好消息,盈伺竟渐渐康复了!感谢上帝!离开医院一个星期后,我回到医院探望盈伺,看见盈伺自个儿在床上玩,我真的高兴得无法形容。丽云说盈伺能康复的得那么快,连医生也觉得难以置信!然而,盈伺的病毒仍未完全消除,她还不能出院。

又再过了一个星期,盈伺终于离开住了一个月的马大医院儿童病房,回家了!我衷心祝福盈伺,愿神怜悯小盈伺,不要再让她忍受病毒的攻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