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2, 2012

游西澳 – 到罗纳斯岛找老鼠

12-3-2012
以前在柏斯念大学先修班时便已听闻罗纳斯岛(Rottnest Island)的大名。它为何出名?只因它有全世界最大只的老鼠,称为“国卡”(Quokka)。


这老鼠有多大?
看过的朋友告诉我 ,“最大只的有如人类一般!
 “什么?”我大吃一惊! 世界上真有那么大的老鼠么?”
“不是啦!是像人类的婴孩一般大小啦!”朋友打趣地说。

像婴孩一般大小的老鼠已是大得不得了的鼠类了!当时我真的很想趁假期去看看,无奈一问船票的价钱,要五十块澳币,只得放弃。二十多年前当我还是穷学生的时候,五十块澳币可以是两个星期的房租。 这么多年来,心中仍念念不忘这一只大老鼠。

趁这一趟到柏斯还有一点时间,便提早上网预订了船票加脚车,准备和老大到罗纳斯岛探险找老鼠。


一早从柏斯乘船出发,经过弯弯曲曲的天鹅河,一路上(水路也)经过许多有钱人靠河的大屋。

船长还特别指了其中一间豪华的屋子,说是全柏斯最贵的一间,价值六百万澳币!

老大用电话里的导航系统GPS指给我看船只在地图上不停移动的小点。这是我第一次以GPS看马路以外的路线,原来连航线也可以被追踪。





半小时后,到了费曼德的港口,下船,上了另一艘称为Rottnest Express的快艇。




快艇在海上飞驶了半小时左右,突然停了下来。大家都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原来船员见到有一艘小游艇的内部着火了。


船长停了下来,以防小游艇发生不测,即可施于救援。船长问小游艇上的人是否须要帮忙,但小游艇内两人已以海水将火扑灭。船长以播音器向我们报告,他已通知海上消防队,虽然火已扑灭,他还是要等海上消防队来了他才会离开,并通知游客,因他引起大家的不便,每人可到船舱内领取一瓶免费汽水,以表他的歉意。

我和老大一边喝汽水,一边聊着船长的举动。
“妈妈,船长怎么那么好?不是他的错,他只是想救人,为什么跟我们道歉,还请我们喝汽水?”
“因为他觉得耽误了我们的时间啊!他不放心那艘游艇,万一我们离开后它又起火或者更严重的沉了下海怎么办?所以他决定留下陪它,等消防队抵达后才离开。”我心中也为船长的举动颇为感动。这是一位多么关心人的船长啊!换着我是船长,我会那么做吗?陌生的游艇虽起火,但灭火后,我还会留下陪它再观察一下吗?


过了二十分钟,海上消防队终于到了,我们离开小游艇,继续在海上行驶。到了罗纳斯岛,一下船,船员便把两辆我们预定的脚车交了给我们。



我们了解了脚车的路线后,便到处寻找“国卡”的踪影。



所有的大树小树下仔细的察看,矮树丛内也不放过,仍是见不着它的芳踪。国卡呀国卡!你到底在哪里?我是因着芳名千里滔滔而来,你到底躲在哪一棵树下乘凉呀?





老大连洞口也不放过,仍是与它无缘一见。


我们在大太阳下不停的踏,寻寻觅觅了两个小时,汗流浃背,终于宣告放弃。

最后,以失败者的心情,悻悻然踏上回程的快艇。

(后记:还好后来有在柏斯的动物园内见到它的踪迹,但它虽是比一般老鼠大很多,我却无缘见到像婴孩一般大小的国卡,不知道是否以前年纪小受骗了。)

Sunday, May 13, 2012

游西澳 – 费曼德市集

11-3-2012

话说妈妈得逞之后,样样得意,春风满面,快乐得像一只衔了小鸡在嘴里的狐狸,慢慢地开着车,来到了费曼德 (Fremantle)

费曼德是离柏斯最近的一个港口,距离约是吉隆坡到巴生港口一般。费曼德最著名的是一个称作费曼德市集 (Fremantle Market) 的地方。

星期天下午,费曼德市集一如往昔,外国游客与澳洲本土游客川梭费曼德市集与周遭地区。






一位穿着像海盗的街头卖艺者吸引了不少游客驻步。




街上见到这一位重度残障者也让家人推着前来观赏。这一位女士四肢全无。换着是在马来西亚,残障朋友们为了避免他人异样的眼光,大都躲在家中,足不出户。但在阳光灿烂的澳洲,连重度残障者也与其他游人一样享有外出游览的权利。街上遇到坐轮椅的游人还真是不少。



费曼德市集内人头攒动。

这一厢卖的是颜色灿烂的宝宝围巾,就是妈妈背着宝宝用的大围巾。



也有人卖Didgeridoo, 就是澳洲原著民用以吹奏的一种乐器。

我以为是在卖蛋糕,原来是在卖肥皂,称作cake soap,真是以假乱真!


费曼德市集附近的几间建筑物都是古早味的。这一间屋顶标着的是1854年。





另有几栋是1902年至1904 年的老建筑,油过漆翻新后,都成了穿著美丽的老皇后,高高在上,环顾一群另类穿的新生时代游客。





Wednesday, May 2, 2012

游西澳 - 妈妈的阴谋


老大自小喜欢玩拆装组合的游戏。小小的他“破坏力”很强,家中的东西常让他给他弄坏。以华人的传统,这叫“手很多”,每样都喜欢碰一下。比如收音机,他总要把音响扭来扭去,一下大声一下小声。电视机的话,每粒按钮得按至百遍,电视荧幕一片空白,弄得大家都没得看,他才开开心心的又去找别的东西破坏去了。

上了小学,很喜欢拆我的手表,然后又装回去。我想,这一个孩子那么喜欢拆手表,以后要是读书读不成,到钟表店当个学徒也就算了。大一点了,拆时钟。再大一点,拆电脑。更大一点,问我可否拆我的手机,我大吃一惊,马上喝止。

上了中学,他老爸见他是块“可造之材”(这点与我意见相左),厕所坏了便教他拆出零件,再装新的更换。门扭坏了,便教他将之拆除,买了新的门扭再装回去。最近水喉坏了,刚好他老爸不在家几天,他便使出看家本领(他老爸以前教过他),水喉真的让他给修好了。我告诉他,以后假期他可以打工,帮邻居修理水喉赚取零用钱了。

后来我灵机一动,心想,这一个孩子既然喜欢拆拆装装,不知道是否是一块念机械工程的材料(好高骛远的妈妈)。刚好三月份我得到澳洲处理事情,便带上他一块儿去。这一个当妈妈的另有目的。到了澳洲,租了车子,办好了事,便开车带他到西澳大学去。


“这就是西澳大学了!你要好好读书,这就是你以后的学校了!”
“这一间是工程系的学院。”
“这里是学生宿舍,就是你以后住的地方”
“这里是亚洲学生买菜的地方。”


我在大学附近绕来绕去。其实并不是真的要他进西澳大学,也不是要他一定要念工程系。这只是一趟“激励之旅”,让他参观大学校园,让他看看大学生的生活环境。朋友问我,你这不是给他压力吗?知子莫若母,我知道看一看决不会让他有“压力”,一丁点也不会。像他这种个性的人,是得这样待他的。


老大很喜欢西澳大学的环境,要我停车到校园内走走,我乐于效劳。当他看到天鹅河旁学生们在作水上活动,他很兴奋的问,“妈妈,这里也算校园吗?学生下课时间可以到这里来玩水上活动?”

“是啊!这里也是校园,学生当然可以在这里玩啊!” 我心想,我快要达到我的目的了!嘿嘿!

我们在校园内“逛”了两个小时,尤其是美丽的天鹅河,更是让他留连忘返。第二天,他竟要求再去西澳大学一次,“孩子,妈妈疼你,再去一次,当然没有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