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8, 2013

来尝尝 “受伤” 的滋味!

8 18日主日崇拜后主席报告,“下星期天将有一堂急救课的教导,”我听闻不禁大喜,这不就是我寻寻觅觅的课程吗?接下去主席竟说,“这是男同道团的活动,地点在张永孝弟兄府上。”噢!男同道团的活动?我身为女人家,怎能参与呢?但这是我等待已久的课程呀!怎办? (后来才获知原来妇女会也曾举办过)惟有厚着脸皮小小声问永孝,“急救课程只限男同道团的弟兄参与吗?”明知故问,多此一举。

永孝一眼看出我那近乎哀哭的模样,大发慈悲,“你要参与吗?欢迎你来!虽是男同道团的活动,但他们都是携妻带子的,不用担心,不只是弟兄聚会而已。只要每个出席的家庭带一份佳肴来即可。”

“我来,我来,我一定来。”我忙点头称谢。

825日傍晚,永孝的餐桌上摆满丰富的菜肴。弟兄们都携带家眷来出席基本急救课。我也带了两个儿子前往。向来只知道孟媚是一名护士,有眼不识泰山,不知她能言善道,而且还是一名常到各大机构教导急救课程的专业人士,真是失敬之极。

孟媚先让我们各组以最创意的姿态包扎自己的模拟“伤口”。有者伤了头,有者伤了手脚,包扎起来甚为滑稽。碧妃帮伟雄包扎得最为出众,一副鼻青脸肿被老婆打得气若游丝的模样。大家被逗得笑声连连,心花怒放。我们也在欢笑声中学习了身体各个部位的包扎方式。当下我不禁揣想,若当时真有一名被火烧伤体无完肤的人突然跑出来喊救命,我们三十多人能否七手八脚的把他包成一具美丽的木乃伊?

孟媚眉飞色舞地形容着印裔私会党员的断手被送进医院交到她手上的同时,我的脑海中浮现的则是两帮私会党徒在昏暗的小巷里打得落花流水,截肢满天乱飞,四处刀光剑影,铿锵声不绝于耳的厮杀画面(拜看太多电影所赐)。

孟媚也带上了她的法宝 一个洋娃娃和一具半身人体模型让我们学习人工呼吸,按胸急救,被食物哽到了该怎么做等的基本训练。团友们也抛出各样的问题,如“如果家中长者在浴室滑倒该怎么办?”,“紧急中要施予救急时,伤者流血不止,我们救人的同时该有血液会传染病菌的考量吗?”等等。孟媚都一一的加以教导。原来上基本急救课也可以那么有趣。

孟媚顺道描述了她在急诊室工作多年的工作经历,我们恍若置身于血淋淋的手术场面,在场者无不听得惊心动魄,瞠目结舌。我只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翻滚,才吃下的晚餐都已赶到喉边了。孟媚更提醒大家,他人车祸时若无法施与帮助,至少也该打999的紧急电话求救。


人生的旅途中,谁也无法预知谁有一天会突然倒下,谁有一天会被火烫伤,手脚受伤。这一天,我们上了丰硕的一课。但愿上完一堂基本急救课后,大家遇上紧急状况,真的要以撒玛利亚人在井边的爱来帮助彼此才是。重点不在于学了多少,记得多少,而是以耶稣的爱,德丽莎修女的爱来服侍伤者,这才是爱的真谛。

Wednesday, July 31, 2013

写在告别之前 ( 三 )

最后还有一个难关。我舍不得留下我父亲一人在马来西亚。自母亲五年前逝世后,父亲只有我一个孩子仍在马来西亚。我弟弟在新加坡,妹妹在越南。若是我到澳洲,留下父亲一人于此,我是“打死”也做不到的。这是我申请永久居民一直以来的祷告。一来为了减轻将来的学费不得不作出申请,二来我决不会留下父亲而自己远走高飞。我是一边申请一边祷告的。

一日,半夜三点,我婉转难眠,索性提早起床灵修。我本来在读着罗马书,不知为何那一夜有一个感动非得翻到创世纪第46章不可。那是雅各举家七十人搬迁至埃及居住的事迹。

“夜
怕”

雅各深夜被上帝唤醒。当时我想,难道我也是深夜被上帝唤醒吗?雅各举家搬迁至一个陌生的地方,他顺服了。那我呢?我父亲怎么办?我即刻祷告,“主啊!你知道我不会离开我的父亲。求你让我知道我该怎么做。”我几乎是痛苦的呻吟着。一边掉泪,一边随手一翻,就是平躺在我眼前的马可福音119 -20

“耶稣往前走了不远,又看见西庇太的两个儿子雅各和约翰正在船上补网, 立刻呼召他们。他们就辞别父亲和船上的工人,跟从了耶稣。”

“辞别父亲”四个大字几乎是要从圣经里跳了出来。我在书桌前闭上眼睛,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主啊!我做不到啊!这样算是不顺服吗?寂静的黑夜,我心中挣扎得厉害,与上帝拉扯着。一场拉锯战,使得我痛苦不堪。睁开眼睛,继续勉强地看页底的英文注释。

“上帝若要你离开,你便该顺服。你想留下照顾你父亲吗?你难道质疑上帝不比你更有能力照顾你父亲吗?”黑夜中,我潸然泪下。

接下来的那个星期,父亲竟告诉我他找到了他晚年的伴侣。噢!主啊!怎么会是这样?我的心情复杂得难以形容。

几经波折,我终于决定明年带着小女儿到澳洲去生活,留下丈夫和两个儿子在马来西亚。为了达到申请永久居民所列出的条件,我必须在两年内于澳洲生活为期365天,每次离开澳洲不得超过六个星期。所以明年只要有学校假期,我便会回到马来西亚与家人相聚。

我一再的提醒自己,365天的“移民监”很快便会过去。为了孩子们的将来,自古以来父母总得或多或少的做出牺牲。只要住满一年,我便可以回马来西亚与家人(最重要的是父亲)团聚。况且明年我还可以离开澳洲回马数次。上帝已经为我在申请过程中“过关斩将”。我顺服,并感恩。愿主继续保守并带领我明年与家人分开两地的生活。一切交托仰望主。阿门。


越来越多朋友问我移民事宜,我借此写下见证,并誊清:我没有移民,只是为了减轻孩子们的学费,只好于2014年去澳洲办个永久居民而已。

Tuesday, July 30, 2013

写在告别之前 ( 二 )

各样的准备文件中包含全家五人的体检。我的肝和肾向来都有一些状况,体检报告自然不过关。当我把全家五人的体检报告呈交给澳洲移民局时,我再次祷告,“主啊!若你因着体检报告不合格而让移民局拒绝我们的申请,我愿顺服,绝不再申请永久居民。”结果,奇妙的是一向严格的移民局竟然批准我们全家的体检。

申请成为澳洲永久居民可通过以下几种途径:结婚移民,技术移民,商业移民和投资移民。我和丈夫商量后,既然不可能办结婚移民和技术移民,也不够资本办投资移民,只好申请商业移民。

商业移民有其种种条件。申请人必须在澳洲开一家公司,公司必须拥有多少的资产,连最低年营业额也有限制,还有申请人必须拥有多少巴仙的股份等等。我又被难倒了。要开什么公司?在哪里?而且还有股份和营业额的限制。除了祷告,别无他法,“主啊!我已走到这一步,接下去不知如何是好了。我得办什么公司?在什么地方?你带领我吧!若无法达成移民局的条件,我仍是顺服,放弃申请。”

我联络了住西澳的大表哥,他说他正打算买下一家卖汉堡包与三文治的店,其资产和营业额都符合移民局的规定,问我是否要和他合股。天啊!若不是上帝开路,天底下哪有那么巧的事?

就这样,上帝在我申请永久居民事务看似触礁之际却一步一步为我开路。我能不感恩吗?

Monday, July 29, 2013

写在告别之前 ( 一 )

我一直很希望两个在念中学的儿子可以很“争气”的念书,以便我有朝一日可以送他们到澳洲念大学。

朋友问我,为何选择澳洲的大学。我想起以前在澳洲念大学时半工半读,首次离开父母学习自立,四年的经历学习了很多,这是在国内念书(尤其是和父母同住)所学习不到的。回忆起以前如何乘巴士再转火车才得以到房东处还房租;首次到超市买鸡肉才发现原来有鸡胸肉鸡腿鸡翅膀,一时不知所措。那个年代找地方买米还挺困难的,好不容易找到唐人街的其中一间杂货店才找到米。

现在在澳洲居住已简单得多,上网可以付房租,(移民增多)白米到处都有,只是买肉,恐怕还是得亲自出马才行。我念书时在不少餐馆打工,还摸黑早起趁其他学生还没起床时到大学书店里当清洁女工,以便它八点开门时学生们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进来。最辛苦的还是到全昆士兰州最大的花圃打工,夏天的酷热,冬天的寒栗,让终日站在花圃的我因为气候而几乎放弃,但最终仍在那里坚持工作了两年,“刻苦耐劳”,直至大学毕业。加上和外国学生相处的种种经历,各种生活上的琐事都是学习成长的机会。这一切都是儿子们与父母同住无法经历并从中学习之的。

故此,我便打了算盘,希望两个儿子可以有朝一日到澳洲念书,和我一般,半工半读,学习打工,学习自立。

偏偏澳洲的大学学费,每年大幅度上涨,近年已经到了天花板般高,而且似乎有冲破天花板之意。我心中七上八下的,不知如何是好。

三年前的一趟澳洲之旅,让我有机会与移民澳洲的大表哥坐下分析状况。他说他移民的目的并非有他,不外是为着孩子而孟母三迁,只因他不想付出昂贵的学费而不得不成为澳洲永久居民,才可免了学费。大表哥有五位子女,不得不为将来做出打算。

只有身为澳洲公民和永久居民不必付昂贵的学费,其他的国际学生都无法幸免。

回到马来西亚,我向移民代理询问,才知道45岁后申请永久居民要比45岁之前申请要困难得多。去年我正好年届44.5,马上得做一个困难的决定,要不要为了省下将来昂贵的学费而当下即刻申请成为澳洲永久居民。

我向上帝祷告,“主啊!若你的旨意是让我的孩子们留在马来西亚念书,就在我申请的过程上拦阻我吧!我愿顺服,只愿主的旨意成就。”全心交托上帝后,心中便有了平安。

Saturday, April 6, 2013

姆鲁虏我心 (二)

22/3/2013

下午一点半抵达Royal Mulu Resort度假村,花半个小时打点,便随向导乘车到姆鲁国家公园门口 (Park HQ) 登记。从度假村去开车只需10分钟。



下午两点半正,我们遵从指示,背包里带着手电筒,雨衣,饮用水等,从国家公园门口出发,往森林中走去,投入大自然的怀抱。





一路上向导刘守辉一边停停走走,一边解说路边的奇花异草,珍奇的昆虫等等,让我们无不惊讶。原来西马的森林与东马的森林里真的有所不同。(向来我也随喜爱森林的老公,带孩子们到西马的森林去,才惊觉虽为马来西亚热带雨林,却也有所差异)


紫色翅膀的蜻蜓,竹节虫,球马陆,颜色鲜红的马陆,总类繁多的毛毛虫,让我们马来西亚人也惊叹声连连,更别提特地到热带雨林的外国游客了。

走了3.2 公里路,约45分钟后,到了一个分叉路。右边往蓝洞 (Langs Cave),左边往鹿洞 (Deer Cave)

蓝洞
蓝洞的 Langs 取名自发现此洞穴的人的名字。这是姆鲁国家公园内四个洞穴中最小的石灰岩洞穴。此洞行道约有240米,约30分钟走完。


洞内皆是巧夺天工的钟乳石柱和石笋。向导小刘说,一般上得花上80100年,方能形成一公分的石柱。哇!

 (洞顶不断有水渗下,有点像在水帘洞的感觉)


(谁知道这是哪门子生物?白色一丝一丝的从石灰岩顶上飘着下来)


鹿洞
鹿洞寬160米,高120米,行道约800米,约走一个小时完成,是这里最大的洞穴,也是全世界最大的洞穴通道之一。



旅游手册上写着,洞内最为宽敞的部分,甚至可以摆放四十架波音747飞机!洞壁上显示,它曾经有一条庞大的地下河流从里面流过,流经石灰岩,多年后形成这一个超然的巨大洞穴。


为何称为鹿洞?因为很久以前到这里的猎人发现鹿群都爱到这一个山洞觅食。洞内是成千上万只蝙蝠的天堂,蝙蝠粪便掉到洞内,融入水中,使洞内的水变成含量很高的咸(盐)水,也是鹿群所爱。手电筒灯光所照之处,蝙蝠的粪便都堆成一座座的小山群。仔细看可见行道外的粪便堆中蟑螂处处川行。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奇特的蝙蝠味。

儿子说,“这里的蟑螂真幸福。一睡醒就吃它们爱吃的粪便,吃完不用动,马上倒头又睡。醒来又是被粪便围绕。太幸福了!”

我想也没想便说,“那你下辈子干脆做鹿洞的蟑螂好了!”
“我才不要!”还好他还有一点知觉,我以为他刚被蝙蝠粪味薰得昏头转向了。



洞内有一处生长着绿油油的植物,怎么会呢?原来是洞顶的一块巨石掉落了, 露出“别有洞天”的一个大洞口,Garden of Eden 这一个名字为这一片绿意盈然的花草树木添了一个有魅力的名字。

有一方洞口的石头行狀看起來像极了美國已故总统林肯的側面剪影。真的好酷!向导指着林肯剪影叫我向上望时,恰好蝙蝠群从洞口飞成一串串而出,我登时目瞪口呆,顿了半响说不出话来。



三百万只蝙蝠成群結隊分批盘旋出洞。时而飞成一个圆圈,时而形成一条条黑色的长龙。太壮观了!(虽然这一趟来姆鲁洞已知蝙蝠出洞是行程重点,但是自己亲身看见这一个情景,还是忍不住感动不已。)





我一边朝洞口约100米处的观景台走去,一边抬头向上望,深怕蝙蝠群就此长扬而去。坐着躺着望着天上蝙蝠的游客布满观景台,外国人居多,大家都被这一个奇观深深的给吸引了。蝙蝠出洞觅食維持了大約一个小時。

 这时,天开始下起小雨。我望了表,傍晚六点十五分。大家纷纷穿上雨衣,准备离开。游客们分批离开平台,往来时路走去。雨珠打在脸上雨衣上,蛙声四起,虫鸣声此起彼落,雨中的叢林空气格外清新。天空越来越暗,我们亮起了手电筒,大步走着,七点正到了 Park HQ入口处。五分钟后,度假村的车子也到来接我们回去。


回到房间,一番洗净,八点正刚好赶上看民族表演,放松疲惫的身躯,悠闲地享用自助晚餐。


        (与晓慧的父母和孩子一起享用晚餐)

我说啊,我是第一次这么看好我自己。因为这一天,除了在观景台看蝙蝠,我破天荒一天马不停蹄地走了9公里!

Thursday, April 4, 2013

姆鲁虏我心 (一)

曾几何时,姆鲁国家公园曾是我国旅游景点的珍宝之一。十几二十年前,就常听人说到姆鲁国家公园去旅游。唯记得当时到姆鲁也并不便宜。

但随着亚航国外廉价机票的崛起,大部分国人都选择以自己有限的假期与时间到国外旅游去了。姆鲁国家公园因此变得消声灭迹,光芒也没落了许多。我则几乎忘了我国的这一颗珍宝竟也是世界文化遗产之一。



去年见亚航推出优惠价,从吉隆坡到美里 (Miri) 的来回机票才RM80,赶紧提前购买,因此才有机会一览姆鲁的神秘洞穴。

在大部分旅游公司与旅游网页都推出RM600+RM700+的三天两夜的配套中,好友晓慧火眼金睛,竟然找到RM488的配套,而且旅游行程与住宿与他人都是一样的。我们没多加考虑,当即定了下来。有兴趣的朋友,这里介绍一下美里的“君王旅游”(Majestic Leisure & Tours Sdn. Bhd.)

如何到姆鲁国家公园?先从吉隆坡飞到美里,需两个半小时的飞机航程。再从美里搭乘马航螺旋桨内陆班机(Mas Wings) 半小时,便可达姆鲁小镇。






姆鲁的小机场。


Royal Mulu Resort 于二十年前曾经是极负盛名的豪华旅游度假村。我到姆鲁之前仍在纳罕,它怎会有RM488 的三天两夜配套,包含早餐与晚餐都是自助餐,还有一晚的文化表演,外加一位姆鲁国家公园森林响导?


一到度假村,答案便揭晓了。原来这一所度假村正在进行大装修,只有16个房间开放,连游泳池也关闭了。对我来说,这是最好的时机。因为我并没预算在探索几个洞穴后仍有体力去游泳。加上装修的工程几乎是围在别的地方,没有叮叮当当的巨响,对游客完全没有影响。16 个房间意味着整个度假村顶多也只有三十几个游客,不必排队等自助餐。我们于三月间到达时即不是学校假期,也不是周末,游客稀稀落落,大部分是外国人,我们也乐得清闲。


Royal Mulu Resort 的房间相当宽阔。


砂拉越的少数民族善于编制。连房间内的天花板也编制了美丽的图案。躺在床上望着的不是一般灰白的一片,而是民族风格的手工编织品,马上加分!



房外还有个小露台,景观青绿,树后淙淙流水,原来有河!


有兴趣的朋友,这个时候去有装修优惠价,物有所值,要快哦!